名鼎檀红木家具:老外与中国古典家具的情缘

2019-05-24 作者:陈东   |   浏览(66)

每次来到中国出差,Alfred总会抽出半天时间到来当地的古玩市场,去寻觅中国的古典红木家具。不管有没有购买的打算,他几乎将每个店面挨着逛个遍。抚摸着做工精巧、造型简洁优美的明式桌椅,欣赏着装饰华丽、沉稳雄壮的清式屏风,偶尔在自己喜爱的老家具前驻足欣赏,留恋不止。

Alfred到过中国很多地方,也慢慢爱上中国的古韵文化,特别是那些工艺精美的古典家具。“这些古家具折射出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子,让我们了解中国古代人的生活方式。记得第一次在中国看到古典红木家具的时候,那些古韵新奇的东方文明让我目不暇接、爱不释手。特别是听到中国朋友介绍描金、榫卯等古老家具的制作工艺之后,更让我兴奋不已。”


古典红木家具里千变万化的榫卯结构

明式黄花梨圈椅是Alfred入手的第一件中国古典家具。当他出差回国之后,立马将这件椅子带了回家,许多美国朋友都说夸它“富有个性”。直到现在,Alfred仍然钟情于这把椅子。他觉得,这应该就是中国人最常提到的“缘分”。Alfred说,他对这件椅子是一见倾情,相处了几年依旧很舒服,或许以后都不愿意跟它分开了。

西方人喜欢中国的古典家具,Alfred并不是第一例。很早之前,中国的家具就已经开始流行于国外。文玩藏家刘传俊说:“西方人开始关注中国古典家具,始于民国时期。”

尽管中国古典家具在好久以前就传到了西方,然而当地人并不清楚它们的来历。直到上世纪二十年代,西方才真正对中国的古典家具有所了解。

1922年,法国学者奥迪朗•罗奇(Odilon Roche)在他的专著《中国家具》(Les Meubles De La Chine)一书中提到:“艺术领域的最新发现则要数中国古代家具。当然,精美的漆制屏风在欧洲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物品,但其来历一直鲜为人知,人们仅仅戏称它为‘科托曼特拉克屏风’。近几十年来,收藏家开始中国古代家具产生浓厚兴趣,在不断地收集工艺高超的样本之后,他们第一次对这些样本做了图样归纳整理。”


黄花梨仙鹤纹圈椅

爱的就是它的美

严格地说,Alfred并不是一位真正的古典红木家具爱好者,他甚至不知道红木家具包括哪些种类,但这并不影响他对中国古典家具的痴迷。

关于西方人对中国古典家具这种单纯的喜爱,刘传俊认为:“造型和工艺是很多外国人喜欢中国古典家具的最主要原因。相比我们国人来说,西方的很多收藏家更注重对家具的艺术鉴赏,这也是国外收藏家和国内收藏家最大的区别。也就是说,国外收藏家不需要有对这件家具备鉴定能力,只需要鉴赏能力,懂它的艺术之美就可以了。至于如何鉴定这件家具的真伪,这并非他们关注的重点。”

Alfred喜欢美好的东西,尤其是古典家具里千变万化的榫卯结构,他惊叹中国古典红木家具的结实和中国古人的智慧。每次有人与他谈及此事,Alfred都会不厌其烦地向他介绍中国榫卯的“神奇”之处。奥迪朗•罗奇也曾赞叹中国古典家具的结构:“在我们中世纪的家具设计中,竟然找不到比中国古典家具更结实牢固的了。”

除了榫卯结构以外,更让西方人着迷的要数家具的工艺和艺术性了。“中国古典家具集用料多样、装饰亮丽和款式简洁于一身,但我们却很难看到中国家具使用了光秃的木料……从这些作品上,人们能看出各式各样的装饰手法:对带有雕刻或绘画的简单装饰,只涂一层透明漆将它们保护起来;对一种主要成分是金属粉末和颜料粉末的混合物构成的浮雕装饰,则是先用数层漆将它罩起来,然后通过细心的打磨和抛光使它再次外露(即雕漆艺术)……有时候虽然没有装饰物,但是由于家具所使用的暖色调和它本身的光洁柔和与华丽,同样也能达到高度的观赏性。”这种着迷在《中国家具》(Les Meubles De La Chine)一书得到尽致体现。

于是就有很多人说,中国收藏家的鉴赏能力比不上西方人的眼光。刘传俊对这种说法很不赞同。在他看来,国内一些藏家的眼光并不比西方人差,甚至有的比他们更强。“虽然西方人只是早一些比我们重视古典家具的价值,但是真正骨子里的,他们绝对没有国人对古典家具的感情深。一句话而言,中国的东西,只有中国人最了解。”


明晚期•犀皮漆小方角柜,王世襄先生藏

西式影响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