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荫塘,一个体育开户: 诗意的寨子

2019-05-26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182)

普洱日报讯(木笔)偶然的机会,来到宁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一个叫做绿荫塘的村寨。进寨子时,天已经黑透。模模糊糊的感觉寨子不是很大,约摸二三十家农户的样子。在路边的车场停了车,奔向灯火明亮的饭店。饭店的名字取得好,叫做“缘客来”。顾名思义就是有缘的客人来了,或有缘的客人又来了,总的一个意思是在有缘上。

今天还真是有缘,饭店的罗姓男主人也是一位教师,和我是同行,谈天说地的很有共同话题。说到寨名上来,罗老师滔滔不绝就讲起了故事。

听老人说,在很久以前,寨子后面有三个龙洞,都流淌着清澈的水。有一天突然停了一眼,寨子里的人好奇去查看,也并没有发现特别之处,只见一头大水牛睡在出水口外,健壮肥硕,浑身黑亮。没有人知道它从哪儿来的,这方圆几十里都没有见过这么健壮的大水牛。有人提议把它杀了吃肉,这一提议得到了大家的响应。这时,一位老妇人站出来试图阻止,示意大家这是一头耕田的犁牛。但大伙杀意已决,哪里听得进一个妇人的劝阻,于是大家背着这个妇人杀了大水牛,牛肉都没分给这位老妇人。当天吃饭的时候,老妇人家的狗很反常地跑进厨房叼走了饭勺。老妇人骂着狗追出去,一直追到寨子外才抢回了饭勺。当她转身回到寨子时,寨子已经消失不见,全都被水淹没,眼前只有一片绿荫荫的水塘。想来是自己的狗或者那头水牛救了自家一命。于是后人根据这个古老的传说给寨子取名为绿荫塘。

故事的真实性已经无法考证,但从善是传说中最根本的意思。绿荫塘的故事世代相传,意在教育后世子孙人心向善。

草草吃了晚饭,几位从事摄影的朋友要去拍摄绿荫塘的夜景,我也跟随而去。借着朦胧的夜色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,寨子外边就听到“哗哗”的水声。心情突然有些激动起来,像急切地去赴一个约会。它是一个邂逅,一个与绿荫塘的邂逅。顺着台阶下去,看到了水,果然是一个池塘。不大,两亩左右,水也不深,有一个石头平台伸到水中央,摄影的朋友把相机架在水中的平台上,开始忙碌起来。

我独自欣赏四处的夜色,眼睛很快适应了夜的黑暗,好像四周的景色清晰了起来。流水从上边一层层地流淌下来,每一层都有一个水湾,每一个水湾形成的瀑布大小高低不一,发出不同的声响,水声时高时低。树上的秋虫“高声”齐唱,仿佛要和流水比个输赢。置身于这清幽的环境,有了超然世外之感,更有静心息气之态。

忽然,摄影的朋友惊呼起来,可能是拍到了好照片,否则一向好静的朋友不会这样一惊一乍。凑近一看,好家伙!果然“钓到大鱼。”一桢集夜色之美妙的照片赫然显示在了相机屏幕上——红色霞光顶在黛绿色的山尖上,寨子的灯光投射在碧水之中,照片似乎都能感受到一漾一漾地晃动。

夜有些深了,树上的虫儿歇了,寨子里家家户户的灯熄了,只有路边的太阳能灯点亮着村庄的黑夜。摄影的朋友还没拍够,我便先回旅店休息。

山村的夜晚静谧安适,一夜无梦睡了个好觉。一大清早起床,跑到楼顶上看风景。罗老师家的客栈后面能观到整个寨子的景,崭新的中式楼房,倚着山势一台台往上建去,互不影响,每一家的视线都很开阔。寨子下面是层层的梯田缠绕,弯弯曲曲的田埂在山边画下漂亮的弧线。远处的山头上飘过一团团白云,要是有晴朗的天空做背景那会更美。

趁着早晨的寂静走到绿荫塘,绿树掩映里的流水,似乎是从远古走来。站在清凉的水边,闭上眼睛,用耳朵、用皮肤、用心灵来感受这水的美色。

吃过早餐,去走绿荫塘栈道。一路上的看点真不少:抒情的小桥流水;静谧的竹林幽径;苍劲的古树盘根;浪漫的绿荫拱门;飘洒的悬泉瀑布。迷人的自然风光乐坏了穿红戴绿的女人们,一路叽叽喳喳的吵着,这儿拍张照,那儿留个影。热闹了一条栈道,热闹了整座山林,也给绿荫塘增添了一线难得的风景。

玩耍之中不知不觉就走到猴见岩子,相传猴见岩子的石柱上曾经有一副对联写道“石柱对石鼓黄金万万埋,哪个破得了卖得倒思普。”我破不了这个谜,也不愿别人去破这个谜。反倒是觉得有一个秘密藏在这座山里,比拥有一大笔财富更有趣得多,我们爬在猴见岩子高高的岩石上,高声念着对联,似乎听到了石柱在同声念叨着对联向我们走来;似乎听到对面的石鼓咚咚的应和。

从这高处放眼望去,澜沧江的支流普洱大河平缓地从绿荫塘寨脚下流过,对面的山青青绿绿地伸向远方,在江水流去处开个口子,把流水放出去,也把人的目光放出去。

“走了!看马鞍山瀑布去了。”快乐的女人们欢呼而去,又是一路的红裙绿衣,瀑布流水也一路漂向马鞍山。